美国飞行员与唐山

2017-06-19    新华网

环渤海新闻网专稿 (高金山)5月16日《唐山劳动日报》上刊登了一篇《滦南渔民捞出机翼残骸上嵌有16枚炮弹》的报道。我由此联想到了二战期间,我们唐山人民救助保护几位美国飞行员的故事。

1944年初秋,抚昌联合县的青纱帐非常茂盛,一架从成都附近机场起飞的美国B-29型远程轰炸机,在前往日本本土执行轰炸任务时发动机出现故障,无法继续向前,美国飞行员只好返航。当时,昌黎县七里海地区阴云密布,细雨蒙蒙。下午,美国飞机飞到渤海海岸边上空时,已经无法控制。飞机拖着长长的黑烟,从七里海村掠过,并伴随着轰隆隆的怪响。不久,在离村庄不远地方的空中,出现一串降落伞。原来,为了防止被日军俘虏,欧斯德尔等美国飞行员跳伞逃生,提前跳伞的4名飞行员牺牲在渤海大海中。其余7人降落到唐山沿海范庄子一带。

当时,冀东根据地的抚宁、昌黎联合县,正在后七里海村举行党员干部训练班。发现情况后,县委总务科长张海东、民兵队长刘国梁、抚昌联合县委组织部长闫欣等人立即带领学员、民兵到飞机出事地点附近进行寻找和搜索、救援。他们在离后七里海2里处的水闸旁,发现第一小组美国飞行员3人。之后,朝其他方向搜索的队伍,在青稞地里和苇草旁,又找到两人。另外两名美国飞行员在后七里海村北着陆后,朝北方盐碱地方向走出十多里,并在旷野中住了一宿,第二天被另一个区的民兵发现,用牛车送到七里海村集合。这样,一共找到美国飞行员7名,并实现了全部集中。

美国飞行员受到唐山地区的八路军和唐山人民的热情照顾。他们完全没有想到:在日本军队占领区,会有共产党及其领导的抗日武装八路军及游击队。中共昌黎县委书记郝炳南接到报告,立刻带领战士来到后七里海村。双方互通身份后,紧紧地拥抱在一起,7名美国飞行员热泪盈眶。当时,冀东根据地通讯工具落后,冀东抗日民主政权无法将7名美国飞行员被救之事立刻上报给重庆美国空军总部。昌黎县委只能逐级上报请求指示,同时暂时将7名美国飞行员安置在后七里海村。

美国飞行员被安排在村民家中休息。县委组织部长闫欣、县委书记郝炳南相继到后七里海村对美国飞行员进行慰问,并了解他们的要求和意见。美国飞行员欧斯德尔向郝炳南介绍了执行任务的全部情况。郝炳南、闫欣等召开县委扩大会议,研究、分析解决美国飞行员问题的初步意见,并安排秘密交通员,越过北宁铁路向中共滦东地委汇报,请示如何处理。

后七里海的日伪政权获知美国飞机失事的消息以后,企图将美国飞行员作为战利品抢走。八路军派出军队进行防范,日伪军队刚一出发,就被打了回去。日伪政权开始用枪炮威胁抗日根据地政权,人民群众针锋相对,开始实施飞机残骸保卫战。后七里海地区四面都是日伪军,枪炮声连绵不断,随时都有可能发生意外。美国飞行员焦躁不安,但看到八路军及人民群众的热情,也就安下心来,与中国人民一起作战转移。他们非常钦佩解放区人民的生活态度,对在战争环境下白天照样生产、照样学习赞叹不已。他们看到晚上党政军民学一起参加训练班、民兵队、妇救会、儿童团活动,更是赞不绝口,伸出大拇指赞扬。七里海村民兵小队长刘广第的母亲接到为美国飞行员做饭任务后,立刻将家里仅有的鸡蛋、花生、香瓜、瓜子全部找出来,招待美国飞行员。美国飞行员也要求参加中国老百姓的集体唱歌、整体操练。

美国飞行员欧斯德尔只有22岁,刚刚结婚1年就来到中国抗战主战场。他逢人便说:难以想象,这是在日伪敌人的眼皮子底下,真了不起。美国飞行员对唐山人民的友好接待非常感动,主动向村民学习中国话,在学会“顶好”等简单话语后,到处向老百姓比划和述说。唐山人民在日伪三光政策下生活,每天连糠皮磨成面粉做的粥都吃不饱,整天只有咸菜、豆酱下饭。美国飞行员在这里吃的却是大米稀饭、白面烙饼,还有鸡蛋羹,炒鸡蛋、香瓜、花生米调味。美国飞行员感到格外温暖,他们逢人便伸出大拇指说:“顶好。八路军顶好。游击队顶好。”

过了大约十余天,中共滦东地委接到中共冀热边党委及军区司令部的指示:由中共昌黎县委安排掩护任务,向八路军第十二团移交美国飞行员。他们开始组织美国飞行员向冀热边军区转移,然后由冀东区领导机关驻地向晋察冀军区转移。李运昌等领导人亲自指示:一定要安全护送他们到达晋察冀边区,然后由晋察冀边区组织转往延安。后七里海到京山铁路大约30公里左右,铁路两旁碉堡林立,封锁沟、铁丝网将明碉暗堡连成一条封锁线。中共昌黎县委给美国飞行员化装,派武装民兵护送,并指示高衡武工队到铁路旁接应。高衡武工队将7名美国飞行员接到抚宁县刘各庄,完成了向八路军十二团的移交。司令员曾克林与八路军第十二团领导,亲自迎接美国飞行员。美国飞行员与八路军第十二团前后相处两个星期左右,一起打球、一起娱乐,并被允许观看八路军的武器装备。八路军政治处主任陆天会英语,也就承担起翻译联络工作。八路军第十二团负责掩护和保卫,需要经常转移驻地,以确保安全。曾克林司令员派出一个加强排,掩护美国飞行员强渡过滦河,并沿长城一线寻找冀东区领导机关进行移交。白天休息,夜间行军,以避免日伪军发现。美国飞行员奥利渥·欧斯德尔跳伞时受伤未愈,行走不便,八路军从老百姓家借来一头毛驴,驮着他一起爬山攀岩。沿途不断传来敌情,护送队伍只能走走停停。有时走十几里,有时急行军百八十里。冀东军分区经常处在转移状态,所以寻找联系非常困难。最后,八路军第十二团掩护部队终于在丰润县腰带山的马户庄,找到了军区司令部并进行了移交。三百里的护送任务竟然走了十几天。

冀东军区司令员李运昌、参谋长彭寿生、政治部主任李中权,热情地接见了美国飞行员,并找来翻译协助沟通、交流工作。冀东军区还组织500人的大会欢送美国飞行员。八路军第十三团接过掩护任务,向晋察冀军区前进。后又由晋察冀军区安排,完成了向延安总部的移交任务。

关键词: 美国飞行员 唐山
分享到:
 
热点评论 0条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