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上只有一种真正的英雄主义,那就是像从来没有英雄一样去生活—— 专访东航北京分公司飞行部二分部飞行员旺季航班保障

2017-08-30    中国民用航空网

“至少把这个航班“抢”回来了,谁让咱就是干这个的呢。”东航北京分公司飞行部张祥君机长在回忆起自己在818日主动请缨飞行的时候轻松而直率,言语间透着一股北京汉子的爽朗,又带着机长特有的冷静与平和。

8月18日,原定早晨8:40起飞的北京—西安的MU2104航班,副驾驶临时身体不适,负责调班排班的张祥君机长在人员调整不开的情况下主动请缨航线机长,牺牲了自己的休息时间,保证航班准点起飞,该班次做到了罕见的“双机长”飞行。

情况紧急 无人替班

每年的暑期,例来是民航的生产旺季。张祥君作为资深机长,负责调班排班工作,即在上海总部排班计划之外出现意外临时情况(例如天气、人员的病事假)时,负责对人员进行调整,换人执行航班任务。

“那天早上起来,六点多接到通知,副驾驶因为身体原因无法执行飞行任务”, 张祥君机长回忆。虽然每天航班都有备份机组,但是当天备份机组由于特殊情况无法就位。由于当时排班小组的其他两位同事都在执行任务,张祥君立即打开排班系统寻找备份副驾驶。

这时距离原定的起飞时间8:40,只有不到两个小时的时间。

“可用的满足条件的副驾驶有两个,但是家住的远,一时赶不过来,赶过来航班就要被延误了。” 张祥君的家距离公司很近,又符合各项规定与条件。他经过短暂的思索,决定自己来顶替副驾驶,主动请缨为该次航班的航线机长,进行飞行任务,于是MU2104航班就做到了罕见的 “双机长”飞行。

主动请缨甘为副驾 进行“双机长”飞行

机组的配置,通常由一个机长、一名副驾驶或者一名航线机长组成。而张祥君自请的航线机长,某种程度上可以说是机长的“副手”。有趣的是,张祥君比当日航班的机长李磊飞行经验还要多几年。
就这样, 818MU2104航班的“副手”,比机长资历还要深。

“当时也没想太多,就是觉得不能好端端一个航班大面积影响延误了,不能影响旅客对公司的形象嘛。”张祥君这样说。

“自降”为航线机长,除了操作不同,与此同时带来了一个非常实际的问题——航线机长的小时费是低于机长的。说到这个略微敏感的话题,张祥君说的实在又坦率——

“遇到航班延误这个事儿,钱就没有那么重要了。”

“钱什么时候不能挣呢。”

“至少把航班捞回来了。”

“不用延误航班。”

“钱的事儿,不用考虑那么多了。”

“谁让咱是干这个的呢。”

一句一句,都是这个有着多年飞行经历机长的赤子之心。

生产旺季 协力齐心

“正值生产旺季,又遇雷雨天气,任务重,变数多,我们的员工都为飞行工作付出了许多。”飞行部总经理刘晓多深情地说。

除了张祥君,还有陈斌机长。

8月11日凌晨2:30,陈斌机长的妻子,同为东航乘务长的张文倩突发预产征兆,比预产期整整提前了一个月,而陈斌机长的当日排班是7:30起飞。

在凌晨2点半,距离6点航班运行签到,仅有3个多小时,对于人员调整,的确是个挑战。陈斌打电话给飞行部副总杨雷和飞行二分部经理夏海利,当时二位领导在夜里2:00刚刚飞完模拟机练习,就接到了陈斌的调班申请电话,于是杨雷和夏海利一起进行了具体的人员调整。

“陈斌当时说了一句什么话我特别感动,他说如果调不开人,我就穿着飞行服去产房。”夏海利经理回忆起这通电话十分动容,但是他心里明白,这样的陈斌机长是不能参加任务的。然而在深夜,临时联系候补机长是不可能的。于是在2:30-5:00的这段期间,陈斌机长穿着飞行服拖着箱包送妻子去医院,夏经理就一直睁着眼睛,等天明。

“我穿上制服,应该是出于职业习惯和经验吧,觉得在短时间内,找不到合适的人员的可能性还是存在的。我的原话是你们先辛苦找人替我航班吧,以防万一,我也带着飞行装备去医院,医院方面都已联系好。”陈斌机长的话语总是冷静且克制。“这类事件是飞行部和中队干部们经常会遇到的突发事件。一个有经验的干部通常会在人员派遣中留有余度,我相信当天值班干部的工作能力。”

就在夜里5:00,夏海利经理联系上了赵云丰机长。还在睡梦中的赵云丰机长临危受命:保证完成任务!

至此,尘埃落定。

凌晨六点,陈斌的妻子产下双生儿。“小武是5:59生的,小文是6:00生的。”陈斌为儿子们起好了小名,文武成斌。

“当时夏海利飞完模拟机,刚好堵车在机场高速上,为我提供了宝贵的交通信息。因而我们没有走机场高速,选择了京密路,能够快速地到达了医院,再次表示感谢。”陈斌机长着重感谢了夏经理。

 

提起机长,常人通常会想到机场里挺括帅气的制服,飞机广播中睿智沉稳的嗓音,抑或是电影中营救旅客于水深火热的力挽狂澜。

而真正成为一名飞行人,就是一个去英雄化的过程。

很多时候,生活需要的不是一个英雄,而是一个平静的着陆。每一位飞行员飞好每一班,对自己的航班负责,就是另一种意义上的英雄主义。“张祥君们”是完成自己工作职责的飞行人,但当他们的付出成为习惯和理所当然的时候,就是民航人最骄傲的时候。

就像电影《萨利机长》在片尾所说的,“不只是我一个人的功劳,是我们所有人的,乘客,救援人员,空管人员,轮渡船员,还有警局潜水小队。我们都尽力而为,所以我们幸存下来。”这是完美的一天,只因为每个平凡的人都在他们生活的轨道上,尽职尽守。

诚如张祥君机长所言:“谁让咱们就是干这个的呢。”

世界上只有一种真正的英雄主义,那就是像从来没有英雄一样去生活。

尽职尽责,起落安妥。(文:李冰清)

分享到:
 
热点评论 0条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