航空工业直升机所:直升机人的夜晚故事

庚子九月廿四,豫章城头。气压低沉,酷暑难耐。此时,豫章城内除了水里挺着的几朵荷花,室外再无清凉之物,今夜无风,粘稠笼罩。

直升机人.jpg

庚子九月廿四,豫章城头。气压低沉,酷暑难耐。此时,豫章城内除了水里挺着的几朵荷花,室外再无清凉之物,今夜无风,粘稠笼罩。

一、亥(21:00-23:00)

一阵窸窣声,厂房关着的灯又亮了,风淋间的玻璃门被迅速拉开,几个头戴卫生帽,穿着工作服的人鱼贯进入车间,只见几人一组,麻利将不锈钢包片和加热元件码在案头,两种分离的材料需要在接下来的时间经过种种工序融为一体。

廖树根立在案头前,指导两位徒弟洗刷一截金属丝,弯曲的加热元件犹如一条蜿蜒的金属蛇,呈现出无数个“S”状,殊不知这就是直升机主、尾桨叶加热组件的重要原材料。

直升机人1.jpg

一刻钟前,廖树根接到洪都本部车间负责的人电话,被告知洪都的工作人员已经使用完生产设备,他们可以入场工作了。

疫情原因加上相关仪器暂时性短缺,复材中心加热组件项目生产负责人廖树根带领临时组建的队伍奔赴洪都生产,留给廖树根团队的生产时间常常日夜颠倒,早则亥时,晚则寅时。

“刷胶。”廖树根看了一眼已经烘干的加热元件,喊两个徒弟加快速度。

橡胶材料是加热元件的核心材料,必须满足高强度、绝缘、传热快、耐老化和严格的生产工艺等方面要求,车间中安静无声,但紧密的锣鼓声却响在每一个人心头。

二、子时(23:00-01:00)

时针指向11,三个年轻人搬着刷好胶的不锈钢包片送去烘箱烘烤。

从烘箱折过来,几人又重返案台,将下一段包片和加热元件搬上案台,重复刚刚的工序。

“师父,你看二次刷胶这个厚度可以吗?”徒弟小跑着过来,廖树根喊了几个人将烘烤好的加热元件放置在一旁,就跟上前去。

加热元件刷胶时的操作环境和刷胶厚度要求颇高,稍不注意就会影响后续电阻阻值、焊接、电性能检测等一些问题。

“廖师傅,我们这边二次刷胶烘烤后已经完成了电阻测算,现在准备焊接了,你看行吗。”一旁另外几个人也忙汇报着工作进度。

电工焊接意味着将3段2米长的不锈钢包片拼接起来,加热元件滑移、加热元件断裂、焊接点破坏、绝缘性能不能满足问题难以预料,稍不留神材料就会报废,甚至发生焊炸的危险。

廖树根看完刷胶情况忙走到焊接案台,虽话语甚少,但眼睛却紧紧盯着每一节焊接点,且不说分段焊接造成多个接口影响美观,错落不平的焊接口还还增加了后续平面铺层和模具成型的难度。

检查了颇久,廖树根皱着的眉头展开了,他略带轻松的点了点头。

三、丑时(01:00-03:00)

丑时,正是人体生理上最困的时候,头顶白炽灯的灯管尽管光线亮度不变,但长期伏案工作,猛一抬头,依旧觉得光线好似变弱了。

原定于1月28日大年初四就带领团队奔赴生产现场,却被疫情打了个措手不及,3月疫情形势略有好转,一行人就临危受命赶往南昌。廖树根想到前期堆积的工作量,森森凉气由头顶注下,长期熬夜发红的眼中又出现了精烁之光。

橡胶上平面铺层、放真空袋抽挤、铺模具成型、真空袋负压、进热压罐,单说每个流程都需要花费一天的时间,模具虽够,人手和时间远远不够,作战策略就变成了好几件桨叶同时进行。

直升机人2.jpg

“师傅,热压罐好像没反应?”徒弟的声音陡然提高,廖树根的心一下被抓到了嗓子眼。

作为复合型材料制件主要生产设备,热压罐具有整体加热系统的大塑压力容器的结构,只要固化周期、压力和温度在热压罐极限范围内的复合材料都能生产,一旦热压罐出现问题,可谓生产过程中的棘手问题。

三步并作两步,廖树根走上前去,蹲在一旁认真检查设备,几番排查才发现只是虚惊一场,几个人头上都布满了一层细密的汗水,困意一扫而空。

四、寅时(03:00-05:00)

天亮的早,虽不到五点,天空却已显示出些许淡蓝色,不出一会功夫,一抹橘色就将尽燃碧色,此刻的豫章城内才有了一丝凉爽,潮气像隐形的触角够上了人的小腿,几个人蹲在厂房外抽烟点靠抽支烟醒醒神。

一个时辰前送往热压罐的材料已准备好,检测完电性能,就意味着工作已经进行了一半,眼看这件加热组件就要好了!紧张之情随着加速的心跳而来。

“焊接吧。”再一次的焊接接踵而至,廖树根和几个人却比上一次更加小心翼翼,工序已进行一半,这次出了问题,半夜的功劳都算白费了。

几个人凝神聚气,大气不敢喘,焊接工具的手柄上生出了薄汗,几人连忙在“白大褂”工作服上蹭了蹭手汗。

作为技能骨干,廖树根大力开展团队“传帮带”,目前带徒6人均成长为技能骨干。

再次送往热压罐后,几个人终于松了一口气。紧绷的面部表情也开始舒缓,几个年轻人开始讨论前天打游戏时如何千里走单骑,如何骁勇善战,工作间终于出了点声音盖住了嗡嗡的机器声。

到了这个工序,比较费劲的就只剩排泡了,包片和橡胶垫经过几次粘连烘烤极易产生细小的气泡,接下来的工作就是拿针头将气泡一个个戳破排出。

虽然精神压力小了不少,但是小如米粒的气泡也大大考量着人的眼力和耐心,埋头工作一会儿,就连不近视的人都将眼睛眯缝了起来。

五、卯时(05:00-07:00)

电性检测完成,成品又多了一件!

天已大亮,日影开始罩在厂房的建筑物上,熟悉的闷热又一次袭来,路边树上传来了小鸟啾鸣的声音,一夜过去了,响在耳边的战鼓声暂时停歇了。

“廖师傅,我们几个去前街喝瓦罐汤,一起吗?”几个小年轻都是90后,精力也更充沛一些,廖树根摆了摆手让他们先去。

依次检查完设备,确定开关都已经关闭,廖树根才放心地关了灯,卸了重担地走出厂房,在别人的车间借了别人的生产设备,用了一宿还是检查一遍好,这样有借有还,再借不难。

直升机人3.jpg

虽已入秋,但秋老虎势头十足,廖树根打算随便买个早点就回去歇着,刚在早点铺坐下有口气翻翻手机,他又猛然想起昨天傍晚和妻子孩子视频时交给他的任务。

原来是刚上一年级的孩子从学校领了一个任务,哪里是孩子的作业,分明是家长的作业,虽说又不能立马睡觉了,但这次他笑得颇为轻松。

 

有好的文章希望中直网帮助分享推广,猛戳这里我要投稿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热点评论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热点